| 首页 > 社会热点 > 71岁五保户为一句承诺 照顾19岁智障男8年(图)

71岁五保户为一句承诺 照顾19岁智障男8年(图)

2015-05-22 16:29:36 来源:南海网

71岁五保户为一句承诺照顾19岁智障男8年(图)

  5月21日下午6点多,万宁市山根镇立岭村委会甘塘村。71岁五保户老人苏朝明家里的电饭煲里正煮着5、6块五花肉,隔壁屋子是19岁的智障青年曹圣泽。

  “今天抓了自己养的2只鸡到镇上卖掉,这才买了2斤五花肉回来,小泽可以吃顿肉了。”苏朝明看着在电饭煲里翻滚的肉,闻着散发出的肉香,他咽了咽口水,把五花肉捞起来,还打了一大碗饭,给隔壁屋子的曹圣泽送过去。

  一个人干活回家生火煮饭,再将煮好的饭送给隔壁屋子一名19岁的智障青年曹圣泽吃,一天,一个月,一年又一年……苏朝明这样莫莫地照顾着曹圣泽8年,而这位老人跟曹圣泽并没有任何血缘关系。

  在外人看来,两人应该是父子或者是亲戚,但实际上这位五保户老人和智障曹圣泽可以说是没有丝毫的血缘关系。曹圣泽的祖母在丈夫去世后,带着已经出生的儿子也就是曹圣泽的父亲,改嫁给了苏朝明的伯父。

 

 

  苏朝明一生未娶,2004年他的父亲去世,而母亲早在多年前也已去世,留给苏朝明的仅仅只有一小块水稻田和几只小鸡,无儿无女的苏朝明被山根镇纳入低保户。

  苏朝明和曹圣泽父亲都住在甘塘村,两家相隔几十米。

  曹圣泽生下来后就不会说话,智力也明显低下,无法和正常人交流。

  苏朝明还记得,在2007年6月的一天早上,曹圣泽病重的父亲躺在破旧房屋里的床上,无法说话的他紧紧拉住苏朝明的手,他仿佛用尽生命的一丝力气,把苏朝明的手放在脸上,双眼看着门口,虽然当时门口什么都没有,但他知道自己智障的儿子这时一定在门外玩耍。没过一会,曹圣泽父亲就闭上了眼睛。

  在苏朝明看来,曹圣泽父亲再也没有其他亲戚,只有自己是他唯一的“亲人”。从他的举动中,苏朝明顿时明白“让我帮忙照顾他智障的儿子曹圣泽”。

  苏朝明也曾经想过,寻找曹圣泽的母亲,但自从曹圣泽父亲病重后,她再也没有到医院,甚至连丈夫去世时也没有在身边。曹圣泽父亲去世后,只听说她回了保亭老家,几年后也去世了。

  面对基本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戚“托孤”,苏朝明开始当起了曹圣泽的“父母”。

  曹圣泽在父亲刚去世的那几年,经常是吃了早饭后,他就会在村子里到处跑,甚至是跑到相邻的和乐镇。

  苏朝明邻居梁开东说,一天中午,刚刚下地干完活的苏朝明赶回来给曹圣泽做午饭,发现曹圣泽不在家中,他以为曹圣泽还是在村子里玩,他花了几个小时找遍了村子每个角落,几乎问遍了每个村民,都不知道曹圣泽去哪了。

  这时,苏朝明急得哭了……在全村人的帮助下,当天晚上终于在邻近的和乐镇的一个村子找到了曹圣泽,苏朝明一把紧紧拉住了曹圣泽的手,把他带回了家。后来为了在曹圣泽“出走”时能及时找回来,苏朝明赊账向别人买了辆二手电动车。

  很多村民都目睹过,每当台风来临前,镇村干部都会带着苏朝明和曹圣泽转移到防洪楼。尽管在楼内,但楼外是狂风暴雨,曹圣泽瑟瑟发抖,苏朝明把他抱在怀里,“父子两”相拥入睡的场景感动了众村民。

  苏朝明每天要打理自己种的水稻,回家前,他都会到村里曹圣泽常去玩耍的地方找找,把浑身脏兮兮的曹圣泽带回家。每天傍晚时,苏朝明都要给曹圣泽洗澡、洗衣服。

  大概每两个星期,曹圣泽总会积下实在洗不干净的衣服,苏朝明总是心疼却无奈地把这些衣服丢掉,接着到镇上买新衣服,而他自己一年都穿不上一件新衣服。

  虽然曹圣泽个子矮小,但饭量不小,他每天大概要吃掉2斤米。为了让曹圣泽吃饱,苏朝明经常忍着饿,把自己碗里的饭拨到曹圣泽的碗里,买来的肉也都给曹圣泽吃。

  从照顾曹圣泽这8年中,苏朝明没有一个晚上是“一觉睡到天亮”的,因为曹圣泽晚上要方便,如果不把他叫起来方便,他就会尿床。

  苏朝明的五保户供养经费每个月是380元,曹圣泽的孤儿补助款也是每个月380元,两人每个月固定只有760元,再加上苏朝明种的水稻和养的鸡,一年估计总共可以卖到1000元左右。平均算下来,两人每个月“收入”大概有850元。

  “镇里、村委会都很照顾我们,经常会带些油、米、饼干来看我们。这个水泥房就是镇里2012年给盖的,房子盖好了,镇里还送了两张新床,买了电饭煲,几年前还送了个电视给我哩。”苏朝明告诉记者,在这8年中,值得庆幸的一件事就是:他和曹圣泽的身体还算健康,没有什么大的毛病。

  “只要我一天能动,我就要照顾小泽,如果动不了或‘走了’,小泽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当谈及苏朝明年纪更大,没办法行动时,又怎么照顾曹圣泽这个话题时,头发花白,满口仅有3颗牙的苏朝明眼眶湿润了,他的回答既现实又无奈。

  记者手记:无声的承诺却重如泰山

  只因邻居临终前一个无声的请求,苏朝明没有出声答应,同样会以一个无声的承诺,尽管没有开口,但苏朝明把这个承诺牢记心中并默默地付出。

  在今天的采访中,我看到曹圣泽把一大盆干饭吃完,而老人只吃了一小碗饭;电饭煲里翻滚的5、6块五花肉,老人一块都没吃,全都在曹圣泽的碗里;老人自己喝了碗肉汤,而曹圣泽喝了一盆,在收拾碗筷时,老人不舍得把剩下的肉汤倒了,嘴里念叨这“明天热热,小泽还能喝”。

  2014年,曹圣泽已经是成年人,他的孤儿补助款没有再发放。面对一下少了380元的经济来源,苏朝明的头发愁白了许多。两个月后,苏朝明跑到镇政府找到了镇领导说“我儿子吃不上饭了!”经镇里协调、申请,市民政局又给曹圣泽继续发补助款,苏朝明这才有了笑容。

  苏朝明不过是个普通的古稀之年老汉,他身材瘦削,还是个五保户,家境贫寒。而曹圣泽有智力缺陷,走路一瘸一拐,甚至还疑患眼疾。

  面对曹圣泽这个“麻烦”,苏朝明却常年如一日的悉心照顾。在老人身上,我看到了坚持,看到了不嫌不弃的关爱,为了让智障“儿子”过得好,老人放弃了很多。

  苏朝明普通却不平凡,年迈却高大,他就像寒冬里的蜡烛,面对当年那段无声的承诺,老人毅然用自己的余生在坚持。(记者 高鹏报道)

  • 资讯
  • 军事
  • 财经
  • 企业
  • 娱乐
  • 体育

网友评论 +更多

  • 登录名
  • 密码
  • 匿名发布
  •    
  •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武义新闻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武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