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影视新闻 > 侯孝贤新片风格强烈 对白全用文言文(图)

侯孝贤新片风格强烈 对白全用文言文(图)

2015-05-23 20:43:39 来源:中国新闻网 | 作者:实习编辑

左起:周韵、张震、侯孝贤、舒淇

  在贾樟柯电影《山河故人》举行首映的第二天,戛纳电影节迎来了又一部华语作品——由侯孝贤执导,舒淇、张震、周韵主演的《刺客聂隐娘》。

  和上一部“西风压倒东风”的《山河故人》刚好相反,《刺客聂隐娘》呈现“东风压倒西风”的态势——排了半个小时队的西方人没有看到期待中的威 亚、“飞来飞去”,该片缓慢的节奏、晦涩的表达,让他们中的不少人在影院里昏昏欲睡。但是,对于中国观众而言,片中东方式的克制和隐忍,还有那些美得让人 心醉的画面,让许多人看得如痴如醉。

  对于侯孝贤的这部新片,中西方观影者有一个共同观点——其艺术性和制作用心程度毋庸置疑。侯孝贤七年磨一剑,用他一贯的侯式风格,拍了部略显沉闷,却能载入史册的片子。

  ● 全新故事,聂隐娘经历更丰富

  “聂隐娘,唐代侠女,善攀援,用匕首闹市杀人无人能察觉。通异术,可化作小虫飞入人腹中。与一位磨镜少年结为夫妇,二人常骑两匹黑白色毛驴,毛驴系纸扎所成……”

  原著短篇小说《聂隐娘》,取自唐代《裴铏传奇》中的一篇,仅两页纸,千余字。这个谜一样的女人要搬上银幕,如何做文章?电影《刺客聂隐娘》的编剧之一谢海盟在拍摄手记中这样说:“几经改造,已是全新的故事……”

  此话不假,《刺客聂隐娘》对原版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动,甚至聂隐娘(舒淇饰)刺杀节度使田季安(张震饰)这一主要叙事线索也是完全杜撰出来的。电影版只保留了主要人物和部分神怪色彩,嘉诚公主、嘉信公主、胡姬、田兴、负镜少年和采药老者都是全新角色。

  和原著比,剧本赋予聂隐娘更为鲜明的个性和明确的行为动机:嘉诚公主的形象像是魏博一方的精神导师,聂隐娘幼时被拐、聂隐娘与田季安的幼时情 愫、聂隐娘放弃刺杀田季安等关键节点,都因嘉诚公主而变得合情合理。为了使聂隐娘的杀人动机变得合理,除了通俗易懂的“情仇”这一项,还加入了藩镇割据的 历史——“荼毒百姓,贼寇猛于虎”的时局赋予了刺杀的正义性。

  ● 古典唯美,对白竟全用文言文

  2005年,《东方时空》的一期“台湾行”节目采访了侯孝贤,他说自己要拍一部电影,关于唐朝女侠客聂隐娘的故事。喜欢侯孝贤的影迷这一等就是十年。

  十年后的今天,68岁的侯孝贤说,他之所以那么长时间没有动静,其中一个原因是忙于重现唐朝的情景。侯孝贤除了读唐代传奇外,还大量阅读史料,研究政治背景,钻研微小细节。他说,要了解当时的人吃什么、穿什么,就连洗浴,达官贵人和农民也各有各的规矩。

  慢工出细活,侯孝贤拍出的唐朝是金光灿烂的,亭台楼阁,雕梁画栋,镜头里的每一帧画面都散发着古典中国之美。为了拍出大唐味道,侯孝贤还让演员 说起文言文。这些对白之晦涩,以至于首映礼之后,中国观影者普遍比西方观影者更累,因为他们看片时发现,听中文对白远远比看英文字幕要难上一百倍。

  全片台词极少,女一号舒淇说她把自己的对白数了一下,只有16句话。电影里的每一句对白都是经过精心琢磨的,堪称少而精——

  ●“以后遇此辈,先杀其所爱,然后杀之。”

  ●“剑道无亲,不与圣人同忧。汝剑术已成,却不能斩绝人伦之亲!”

  ●“罽宾国国王得一青鸾,三年不鸣,有人谓,鸾见同类则鸣,何不悬镜照之,青鸾见影悲鸣,对镜终宵舞镜而死。”

  ●“我跟师父学剑,第一年,剑长二尺,刀锋利可刃毛。第三年,能刺猿狖,百无一失。第五年,能跃空腾枝,刺鹰隼,没有不中,剑长五寸,飞禽遇见,不知何所来。第七年,剑三寸,刺贼于光天化日市集里,无人能察觉。”

  ●“师父教导我,凡鸟兽一定藏匿形影,所以蛇色逐地,茅兔必赤,鹰色随树,同化于物类之中,冥然忘形。影无形,响应声,无形则无影,无声则无响,是谓隐剑。”

  让演员说文言文,侯孝贤称这是为了增强历史感,同时也承认这样的古文对白成了影片拍摄过程中的“最大挑战”。“每个人都有自己对唐朝的理解,我觉得这部电影把侯孝贤心目中的那个时代纯粹地呈现出来了。”该片的制作人兼服装总监、侯孝贤团队的资深团员黄文英说。

  ● 武打写实,长镜头无“飞来飞去”

  第一次拍武侠片的侯孝贤,不是张彻那样的硬派武侠,也不是徐克那样光怪陆离的刀光剑影,它体现了道家美学的意境和侯孝贤式的诗意,走的是写实平淡路子。

  侯孝贤仍然用其最擅长的运动长镜头,一点点捕捉最真实、细微的画面。他说,长镜头可一次涵盖事物整体、演员、背景以及他们身边的物件,让人看得更远,“我不喜欢把动作变得更戏剧性的剪接效果,这在物理上把动作切断了”。

  侯孝贤强调:“我很少拍古装片,但人们会发现我的拍摄手法还是一样的。仍然是长镜头和固定机位。演员们只是变了衣服,变了一点口音。”

  更值得一提的是,侯孝贤却拒绝使用特效:“我不希望演员们飞来飞去,我的片子里也根本没有飞来飞去。”在他眼里,塑造出在半空飞的侠士,不是他的风格,他也做不来。

  在这种思路下,每一场戏都拍得格外艰难:“他可能一天只拍一场戏,整个一周都拍这场戏,重复五六次。”制作人黄文英说,“然后再过几个月,他会让我们回过头来,把这场戏再拍一次,但那时我已经把布景拆了。”

  口碑:西方不亮东方亮

  在观众口碑方面,《刺客聂隐娘》和“西方盛赞,中方中立”的《山河故人》相反,是“西方困惑,中方膜拜”。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 资讯
  • 军事
  • 财经
  • 企业
  • 娱乐
  • 体育

网友评论 +更多

  • 登录名
  • 密码
  • 匿名发布
  •    
  • 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武义新闻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武义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